阿桑

【老九门.一八】《笔直地弯下去》44 又要无聊走剧情了~

甘木牛:

*避雷预警:民国兽人梗,OOC都是我的锅,轻拍~*


*多谢 @lffhyde 的画,谢谢支持!*


*张家古楼这里又要走剧情了,糖还是有的,请在细节里自行翻找~咳咳!接下来几章的剧情虽然无聊但非常重要,就算枯燥也希望大家能看下去,谢谢!*


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

张家古楼毕竟神秘,贝勒爷给的地址也只点了个区域方向。配合着张启山当年从父亲那里听来的消息,再加上齐铁嘴手握罗盘算出的风水走势,还真叫他们摸到了地方!



“应该就在这附近了,不愧是张家,这依山傍水的气运汇流之处,风水宝地啊!只是方位虽吉,凶者固凶,则吉亦变凶,古怪的很呐~此位置一旦定穴起楼,对主家是好,对外人可就是大凶之地了。”靠坐在车前板上,齐铁嘴一边指挥着驾车的副官转弯,一边探头对旁边骑马跟随的张启山分析:“佛爷,贝勒爷打听到张家古楼外有道生死线,据说非张家人入内必死啊~也不知是什么样的机关竟然能分辨是不是自己人?这也太神奇了吧?!哎~天快黑了,咱们要不要加紧点?”


“……进去车里面待着。”白了他一眼,懒得提醒他是因为谁他们才把马车赶出牛车速度的。张启山勒马眺望着不远处,兽人的目力好,穷奇更胜一筹,他隐隐约约能看到有村落在前方山坳处:“已经到了地头,不急在一时三刻。副官,前面好像有村镇,看看能不能今晚在那边落脚。”


“是!佛爷!”三个人都清楚,在这里出现的村镇,恐怕和张家的势力有千丝万缕的联系。说是落脚,也是想向本家打个招呼。张副官轻催了一下拉车的军马,沿途无甚风景,有些无聊的他想到了什么,嚼着笑意揶揄往车厢里爬的齐铁嘴道:“我说八爷啊~听到生死线只有张家人才能进入,您怎么就一点都不担心呐~”


“切~我担心什么啊我?!”钻进车厢倚在厚厚的锦褥软枕上,齐铁嘴惬意地随着马车的行进摇晃着身子,打了个大哈欠:“生死线又怎么了~那是防外人的,又不防张家人~你们俩都姓张自然不用担心~我嘛~至少我肚子里揣了一只张家人错不了~”


“……你本身就是张家人。”不悦地皱眉,马背上的张大佛爷打断了前者的话。他张启山明媒正娶十里红妆过了门拜了天地敬了高堂的正君夫人,怀不怀胎无所谓,这齐铁嘴生是他张家的人,死亦是他张家的死人!说这话就外道了!


“呃……”也觉得自己说得不合适,齐铁嘴原本是想自己就算不是这边的“齐铁嘴”,算不上真正和张启山拜过堂的“李逵”,但好歹也算是和张启山“真刀真枪‘’上过床的“李鬼”~现在肚里又揣了名正言顺的张家人,生死线他是怎么想都不用担忧过不去的。


发现自己带偏了气氛,张副官有点不好意思,干笑了一下连忙打岔:“哎~八爷,您二位肯定能过生死线~我的意思是,您就不替我操心操心?我虽然姓张,可姓张的多了去了,万一生死线不认我,我怎么过去呢?”


“少来~你小子摆明是张家人,我操心个什么劲儿啊~”在车厢里翻了个白眼,这小子还真当他要一孕傻三年啊?!“不光是你,长沙城佛爷亲兵里姓张的都和东北张家有关系。否则佛爷干嘛不把队伍里所有姓张的都收为亲兵?再说了,你们一个张启山,一个张日山,不但是同族恐怕还是同辈份呢~佛爷收你为副官,行事从不避讳,北平之行远离长沙,敢把留下来的身家性命都托付于你,你不是张家人就有鬼了~!”顿了顿,咬了咬后槽牙,齐铁嘴又回忆起不爽的部分:“何况你自己忘了?出长沙城寻人的时候,是谁跟我说自己是张家旁系,叫了我一路嫂子的?!”


“咳咳~八爷您把我说过的话记得真清楚……”被张大佛爷瞪了一眼,副官眨了眨眼,干咳了两声专心赶车不敢再搭话了。



村子不远,齐铁嘴躺在舒适的车厢里,还没培养出睏意就到了。


贝勒爷赠予的马车外观低调内里奢华,一进村子就乍了眼。天生的警觉让张启山怎么看这个貌似和谐的小村庄怎么不顺眼,别的不说,他们又是外人又是好车好马的,以国人的性格不围观就不错了,结果满街的人连多看他们几眼的都没有?!


这要再不古怪,就没有古怪的了——


“副官,此地不宜久留,带八爷先走!”横马断后,张启山低声命令道。令行禁止,张副官原本还想把马车停下,自己去药铺和杂货铺对对暗号试着能不能和老宅的张家人接上头,闻言,二话没说跳上马车一抖缰绳,轻喝了一句“八爷!扶稳了别探头!”,驾着马车就沿着土路要飞奔出村!



“可恶!居然这么快就暴露了?!如此敏锐肯定是张家的余孽——我们追!”扬起的尘埃里,几个伪装成村民的日本探子大骂着一边咳嗽一边纠集人马追了上来——却被横马堵住村里主路的张启山拦住了。


端坐在马背上,张启山虽然一身玄色长衫,围巾高帽一派书生气质,但此时此刻一人一马横在敌人面前,却油然营造出了铁血肃杀的氛围。凌厉的目光冷冷地蔑视着手持武器涌过来的伪军们,张大佛爷勾唇一笑:“……一起上吧。”


一夫当关万夫莫开,连身上的衣服都省了,这一小撮敌人连见到穷奇本体都不配,就纷纷被摆平在了各种被顺带砸烂的布景上。发现没有尖叫和逃窜的行人,张启山意识到不是这个村子被日本人占领了,而是整个村子就是日本人做的一个局,为的就是能抓住落单或过来投奔的张家人!


没有后继的敌人就意味着敌人抄小路去打马车的主意了!暗叫不妙,再不敢托大,张启山翻身下马将帽子一丢围巾一扯,长衫解了几颗扣子就不耐烦了,索性咬牙爆了这件衣服!


布条炸裂,衣料飞舞,仿佛一场黑雪夹风而至!下一瞬,虎身牛角的凶兽穷奇便振翅而起,虎啸一声,箭一般向着马车离开的方向飞驰而去——




与此同时,硬着头皮顶着敌人的冷枪赶路,耳听得身后马蹄声如雷滚来,距离越缩越短!副官用余光扫了一眼后面的追兵,咬了咬牙,将手里的缰绳丢给跌跌撞撞爬出车厢的齐铁嘴:“八爷!加快速度!张家老宅那里设了生死线,他们必然不敢过去,只要跨进生死线就安全了!”


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!”有些不得章法地抓住缰绳,齐铁嘴一边吆喝着马快跑,一边见缝插针地扭头看副官在忙什么。结果却见对方在迅速地脱衣服……


“哎?!你、你不是吧——”他这边刚稳住马车,副官就一跃而下,化为白狼本体扑冲而入打乱了后面的队形!一口咬断了领头追兵所骑的马的马腿,惊了其余追兵的马,让后方陷入了混乱!


“八爷!保护好自己和小少爷!快走——”已经和反应过来也化为本体的追兵们战作一团了!张副官在撕咬的间隙高声催促着!不忍他的努力白费,齐铁嘴拼命催马,顺着河边小路,往疑似张家古宅的方向飞奔——



然而,白狼再神勇,以一敌众也陷入了缠斗当中。追击他们的何止一路人马,很快,从山里又绕出了几名持枪的伪军,领头的似乎是个日本人,扬鞭抽马的同时,残忍地命令道:“开枪!打车打马,实在不行就打那个驾车的纯人!别打死就行~哼哼!我就不信以纯人为人质,张家的兽人还不乖乖就范!”


“……是!长官!”虽然根深蒂固的思想让兽人们犹豫了,只是能卖身于日本人的伪军还能指望有何节操可言?第一个人磨蹭着开了枪之后,其他人也不彷徨了!刹那间,枪林弹雨向着柔弱的纯人袭来!


“哎呀妈呀——”齐铁嘴可没有兽人那层厚皮~何况就算是兽人,这么近距离的射击,用的又是制式较新的武器,皮再厚也顶不住啊!好在贝勒爷送的马车是一点没有虚夸,子弹打上去嵌成一个又一个弹坑,尚没有一枚能穿透车壁打中驾车的齐铁嘴!


拉车的军马也极有灵性,带着马车闪转腾挪一路向前,堪堪躲过了敌人射在前面绊马的一排排子弹!要不是相伴一路了,这军马的聪慧都要让齐铁嘴怀疑这哪是马啊?这是位本体是马的大哥吧?!


“马大哥呦~您可千万挣点气~冲进生死线咱们就安全了!”焦虑的同时,欣喜地发现路前的竹林骤然开阔,俨然露出了一条翁仲左右兀立的神道来?!这一般都是陵墓入口的布置方法,也不知张家是怎么想的,用修墓的方式修自家老宅?!


顾不上吐嘈了,齐铁嘴再次催马,马车速度快到摇晃地跃上了神道,路过了那块刻着“非我族人,入内者死”的石头——


“老大!慢了一步!那小子进生死线了,咱们还追不追?”懊恼地追到石刻前,伪军们有些胆怯。日本人似乎是个新来的,不信邪,一扬手中安着刺刀的长枪,喝令道:“去他的生死线!都是吓唬人的!不要信!给我冲!”


“可是……”有熟悉这边情况的老油条想进言,但日本人已经领着几个不怕死的追进去了!几乎是踏入生死线的七步之内,原本风平浪静的土路突然机关联动,绊马索,弩箭,炸药,落石,所有想得到的想不到的埋伏一起发作,日本人连惊讶的表情还没有做全,就已经命丧黄泉了——!


“张、张家的生死线发动了!快!咱们快走!”留在外面没有跟进来的伪军们见状,立刻树倒猢狲散,转头想要逃离!然而,刚撤没两步,罡风扫至,虎吼声中,巨大的穷奇从天而降,重重地降落在他们的退路上!缓缓扭头,铜铃般的虎目灼灼,看死人似的瞪着心凉腿软的他们,低沉的声音从喉咙深处震了出来,丧钟一般敲响!


“张家的地界,既然来了……就都留下吧。”





*又又又又走剧情了~接下来三章估计都走剧情为主。每到走剧情我就自我质疑写同人而已为什么要这么折腾,甜甜蜜蜜不就好了吗~剧情那应该是官方负责的事情啊~!然而……*

评论

热度(262)